新闻目录NEWS LIST
联系我们CONTACT US

电话:021-62574656;18939848965
传真:021-52209750 
地址:上海市武宁路19号(丽晶阳光大厦)1601室    
邮政编码:200042      
业务咨询邮箱:huiboshanghai@163.com


售后服务备品备件专用电话:

400-822-0862

详细新闻

煤价涨幅超50% 电厂经营*近要过的几道坎

电力需求的改善仍然抵不过煤价飙涨的影响,电厂经营面临较大压力。压力既来自运输、供应偏紧造成的煤炭库存缩减,也来自煤价上涨带来的成本升高,还有上网电价下调削薄了电厂收入。

造成14人死亡的陕西府谷爆炸嫌疑人已被抓获,经公安机关调查,爆炸是因非法制造、储存**而引发的。据《中国经营报》报道,当地为产煤大镇,不少不正规的私人煤矿,比如挖明煤的老板,有将从黑渠道购买的**私存的习惯。也就是说,造成爆炸的**可能是用于非法私矿偷采,可见煤价飙升已经给非法开采带来了可观利润,促使企业铤而走险。

当前行情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注意,“有形之手”随之启动。

部分地区和央企已提前完成去产能全年任务

10月25日,国家发改委新闻发布会,谈及煤炭去产能,认为目前电厂存煤情况已经有所改善,国内重点电厂日供给已大于日消耗。但煤炭产能大于需求的基本面不会根本改变。

但国家发改委同时表示,煤炭产业结构调整和优化升级的任务依然艰巨。从发改委会上释放的信号来看,去产能政策短期内仍将持续。

国家发改委数据显示,今年以来煤炭产量24.6亿吨,同比下降10.5%;消费量28.4亿吨,同比下降2.4%,第三季度国内煤炭消费由负转正,同比增长约0.5%。截至9月底,煤炭行业退出产能均已完成全年目标任务量八成以上,部分地区和中央企业已经提前完成全年任务。按照目前的工作进度,2016年国内煤炭过剩产能退出任务有望提前完成。

相比年初,煤炭价格涨幅超过50%。下游产业已经叫苦不迭,早前钢铁工业协会要求发改委协调煤炭供应。

用煤大户电力行业,也有反应。部分电厂曾一度出现有钱买不到煤的情况。据相关报道,由于煤价上涨过快,贸易商与电厂签订的合同数量大幅减少,山东部分电厂煤炭库存仅够一个星期使用。

政策还造成了煤炭的供需衔接不顺。9月21日起实施的超载超限政策大幅提高了罚款额度,而煤炭运费没有及时调整,导致煤炭运输受阻。以一辆3轴半挂车,车货总质量41吨车为例计算,新规罚款将是原来的3倍多。对超限超载车辆的驾驶员而言,新规*大的处罚力度还不是罚款,而是对驾驶员进行扣分处罚,其中,驾驶货车载物超过核定载重量30%以上的一次记6分,未达到30%的一次记3分,载货长度、宽度、高度超过规定的一次记1分。

有媒体报道,自9月21日起,煤炭主产区陕北地区的大部分煤矿开始陷如销售僵局,很多煤矿甚至连续两天没有进一辆货车。

运输难、煤价涨、电价跌围困电厂

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煤炭市场经历了一轮长达4年的大熊市。能源经济学家林伯强撰文称,期间广州港动力煤价格*大跌幅近六成,而在大同、鄂尔多斯等煤炭产地价格跌幅超过七成。但是,自2016年年初开始,煤炭价格开始转暖。

2016年以来,郑州商品交易所动力煤主力合约价格已上涨76%,大连商品交易所的焦煤主力合约则上涨了80%;同时,现货市场煤价也出现不同幅度上涨。

煤价回暖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去产能政策成功改善了供需状况。今年4月份开始推行的煤炭企业276天工作日制度,通过控制生产天数的方式来限制产能。

煤价上涨,煤炭行业盈利大幅增长。据发改委数据,截至目前,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实现利润224.8亿元,同比增长15%,应收账款同比下降7.6%。随着经营效益逐步好转,煤炭企业融资环境有所改善,现金流紧张、安全投入欠账、欠发缓发工资等深层次矛盾都得到了较明显的缓解。

煤炭下游,电力需求也迎来上涨。国家能源局及统计局披露2016年9月电力工业数据:9月份,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6.9%;国内全机组发电量增长6.8%。1-9月,国内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4.5%;全机组发电量同比增长3.4%。

即便如此,电力需求的改善仍然抵不过煤价飙涨的影响,电厂经营面临较大压力。压力既来自运输、供应偏紧造成的煤炭库存缩减,也来自煤价上涨带来的成本升高,还有上网电价下调削薄了电厂收入。

有媒体报道, 在今年前9个月,电厂还有些盈利,发电的积极性也比较高。但进入10月份后,在煤价达到630元/吨时,燃煤电厂每吨的燃料成本相比去年的平均燃料成本差不多增加200元/吨,即每千克煤多花0.2元。

目前,我国大型电力企业的平均供电煤耗为320克/度,发电煤耗平均水平大约是305克/度(低的能达到280克/度左右的水平),也就是发一度电用煤305克,扣除企业自身用电上网一度电需要用煤320克。每千克煤价多花0.2元,意味着每度电的利润减少0.064元,即6分4厘。目前,不少沿海沿江电厂的度电盈利水平也就在7分钱左右,在燃料成本就平均增加6分4厘后,部分高成本电厂已经亏损。在煤价继续增加的情况下,将要亏损的电厂恐怕会越来越多。

早在今年1月1日发改委下调了燃煤机组上网电价,也给电厂造成较大盈利压力,多家上市电厂半年报、季度报告中将电价下调列为盈利下滑的主因之一。国投电力今年第三季度主要经营数据公告中称,虽然公司控股企业第三季度发电量和上网电量均同比上涨超过百分之七,但0.280 元/千瓦时(含税)的平均上网电价与去年同期相比降低11.29%。大唐发电、长源电力也将公司电力板块业绩同比下降归因于上网电价下调。

林伯强认为,本轮煤炭价格的大幅上涨没有实在的基础,背后不乏投机资金的影子。由于*终决定市场价格的还是供需关系,当投机资金撤出时,煤价或将回归理性。届时电厂运营压力将随之减轻。

Copyright@ 2003-2020  上海辉博自动化仪表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1-62574656 18939848965  传真号码:021-52209750

售后服务备品备件专用电话:400-822-0862

         沪ICP备05017236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40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