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目录NEWS LIST
联系我们CONTACT US

电话:021-62574656;18939848965
传真:021-52209750 
地址:上海市武宁路19号(丽晶阳光大厦)1601室    
邮政编码:200042      
业务咨询邮箱:huiboshanghai@163.com


售后服务备品备件专用电话:

400-822-0862

详细新闻

煤电建设热情:2011年与2015年为何如此不同?

2012年,能源局的统计显示,2010年—2011年国家下发1400万千瓦电源项目“路条”,截至3月底仅核准开工建设685万千瓦,近两年的时间项目核准前期工作仍未完成,前期工作缓慢已严重制约了后续一批项目的报批和顺利推进。

2011年,国内火电投资总额为1050亿元,仅为2005年国内火电投资总额2269亿元的一半不到。与“批而不建”相比,更为突出的则是各大发电集团对火电项目的申请已然失去了兴趣,当时的《21世纪经济报道》曾如此尴尬,一些专家更是大胆预计,这种情况如果持续,十二五将发生“硬缺电”。

2015年的故事:未批先建与罔顾需求形势

目前,到了2016年,情况有了180度的改变。已经核准或者在建的煤电项目仍旧在上亿规模。中央政府部门需要发布《关于促进我国煤电有序发展的通知》,以期引导地方及发电企业有序推进煤电项目规划建设,规定采取“取消一批、缓核一批、缓建一批”等措施,适当放缓煤电项目建设速度。尽管整体的形势,无论是经济需求增长形势,还是能源行业形势,比如目前的火电利用小时数与整体利用率,都处于历史上相对较差的时期。

这一原则性文件之后,《关于进一步规范电力项目开工建设秩序的通知》发布,明确指出,“对于违规建设的火电项目,国家能源局及其派出机构将不予办理业务许可证,电网企业不予并网”。虽然并不清楚这里所提及的“违规建设”,到底是指的违反何种规定?

都是价格惹得祸?

同样的管理体制,情况却如此的不同,原因何在呢?

似乎还是价格的问题。一方面,煤价过去几年煤炭市场所经历的巨变。煤炭价格2002-2011年是“黄金十年”,价格以少有的持续性与速度在上涨,而同期电价的上调却总是不及时(不足够与否需要更详细的数据支持)。2011年到底顶峰,整个火电行业陷入巨亏,有缺煤停机的风险,极大地打击了建设新机组的热情。

2011年底秦皇岛港口动力煤在850元/吨左右,达到价格的高峰,之后的几年,以几乎一路下滑的趋势下跌到现在的不足400元/吨,跌幅高达50%以上。而与此同时,电价的下调却总是滞后并程度不够,累积到现在,下降的幅度只有不到3分钱左右。在这种情况下,燃煤发电成为了利润率相当好的行业。巨大的发电收益与减少的燃料成本,使得机组投资的回收变得更加迅速。目前的煤电投资,以目前的发电小时数计算,2-4年内就可以把投资成本收回来。

煤电建设的激励过度可能已经消除

目前,电力部门的改革正在稳步推进,其中得以更大范围与程度实施的,就是推进大用户直接交易,通过双方的讨价还价(包括地方政府的撮合干预)给出交易价格。旧有的标杆电价体系已经逐步坍塌。煤电的价格保障已经消除了。

今年7月,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联合下发《关于有序放开发用电计划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它规定,对2017年3月15日后投产的煤电机组,各地除对优先购电对应电量安排计划外,不再安排其他发电计划。这意味着在明年3月15日,新建煤电机组将无法获得发电计划指标。如果这一文件*终得到切实的执行,煤电的市场份额保证也取消了。

这是很关键的政策安排改变。有了这一变化,基本可以认为,火电机组已经充分暴露在市场份额与价格风险中,而不像之前,价格有标杆电价,新建机组小时数的进一步减少的总体成本由所有机组一块承担,而本身只承担一小部分,存在建设机组的巨大冲动。那么,煤电建设激励过度的问题已经得到了有效化解,现在应该已经不足为虑。

未来一段时间,我们有希望看到越来越多的计划中的煤电停止前期工作,甚至中途“止损”退出的消息,对于已建成的机组,其存在具有长期的容量价值与短期的促进竞争降低成本的价值。广大的电力消费者,特别是能源使用密集型行业,也能从充分的竞争中享受供应安全与更加廉价的电力。这其中,似乎并不需要其他额外的干预,特别要警惕对煤电发展审批权的进一步加强的苗头。

Copyright@ 2003-2020  上海辉博自动化仪表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1-62574656 18939848965  传真号码:021-52209750

售后服务备品备件专用电话:400-822-0862

         沪ICP备05017236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40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