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目录NEWS LIST
联系我们CONTACT US

电话:021-62574656;18939848965
传真:021-52209750 
地址:上海市武宁路19号(丽晶阳光大厦)1601室    
邮政编码:200042      
业务咨询邮箱:huiboshanghai@163.com


售后服务备品备件专用电话:

400-822-0862

详细新闻

煤电扩张的另一面:缺水地区承压

目前,我国严重的煤电产能过剩已经成了不争的事实。与此同时,煤电行业的发展还伴随着各种环境问题:如空气污染、水资源过度攫取、气候变暖等。

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董连赛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十二五”期间为实现西电东送而在中西部地区建设的煤电基地,使高度耗水的煤电行业在水资源匮乏的中西部地区迅速扩张,对该地区的水资源环境造成巨大影响。

董连赛表示,“由于煤电扩张对水资源环境的影响尚未得到充分重视和相关政策的有效控制,因此我们从水资源的角度进行研究,力求在缓解产能过剩问题的同时,缓解煤电行业的高水压力问题。”

绿色和平于7月5日发布的《中国煤电产能过剩与水资源压力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将有近50%的燃煤电厂位于高水压力地区,17个省份将同时存在产能过剩和高水压力问题。煤电行业预计耗水量将为35亿m3,其中超过六成来自于高水压力区。报告从*优节水角度出发,针对2020年同时存在高水压力和产能过剩问题的16个省份,提出了通过削减高水压力区煤电装机来缓解产能过剩问题的方案(除福建省,由于福建省高水压力地区的燃煤电厂均为民生热电项目,因此未对福建省的产能过剩削减提出建议),可以使2020年煤电行业高水压力地区煤电耗水量将*多减少5亿m3,相当于2700万人一年的基本用水需求。

煤电投资“狂热不减”

2014年11月,煤电项目核准权由中央下放*地方。随后,无论是从新核准项目规模还是从在建项目规模来看,煤电投资都达到了“狂热”的程度。

董连赛解释说,为避免中国煤电产能过剩程度的加剧,2016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和国家能源局发布了《关于促进我国煤电有序发展的通知》、《关于进一步做好煤电行业淘汰落后产能工作的通知》、《关于进一步调控煤电规划建设的通知》等一系列政策文件,缓核、缓建煤电项目,并淘汰煤电落后产能,严控煤电总量规模,以保障煤电有序发展。2016年底,《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要将2020年国内煤电装机规模控制在11亿千瓦以内。

然而,根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截*2016年底,国内煤电装机量已经达到9.4亿千瓦。在煤电增长空间如此有限的情况下,截*2016年底仍有3.1亿千瓦煤电装机量在建和核准,仅有2000万千瓦的煤电机组被淘汰。2017年1月,国家能源局电力司针对广东、甘肃、陕西、山西等13个省份进一步下达了《关于衔接xx省“十三五”煤电投产规模的函》,要求“十三五”期间共停建或缓建104个煤电项目,装机量共计12148万千瓦。该政策大幅削减了“十三五”期间的新增煤电装机量。

尽管国家已经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控制煤电装机规模,但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煤电产能过剩问题将愈发严重。如果未来不进一步出台煤电装机规模控制政策,2020年国内煤电装机量预计将达到11.15亿千瓦,煤电过剩产能将升高*2.13亿千瓦,占国内煤电装机量的19%。

在董连赛看来,尽管国家近年来出台了一系列的煤电发展控制措施,但2014~2016年上半年的低煤价、高上网电价以及2015年初火电项目审批权的彻底下放等多重因素,使煤电行业“盲目发展”,导致煤电行业装机基数过大,因此现有的政策不足以将煤电装机量削减*合理水平。“同时,在中国经济转型的大背景下,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电力需求增速也相应放缓。”董连赛认为这也是导致2020年煤电过剩问题依然严峻的重要原因。

煤电过剩与水资源压力并存省份高达17个

正如董连赛所言,目前发布的政策还不足以解决产能过剩问题,该报告的评审专家华北电力大学教授袁家海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说,“不仅如此,更要引起重视的是,我国煤电产能过剩严重的地区与高水资源压力地区高度契合。这意味着未来不必要的燃煤电厂将会消耗这些地区珍贵的水资源。”

中国大部分地区面临着严峻的水资源短缺问题,而北方和西部地区的水资源压力显著高于南方地区。“然而,更严峻的问题是煤炭资源丰富的地区往往水资源非常匮乏,这无疑给本就匮乏的水资源带来了更大的影响。”董连赛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中国水资源和煤炭资源的分布存在不匹配性。煤炭资源丰富的西部地区水资源却异常匮乏。目前来看,尽管地广人稀的西部拥有相对较大的环境容量,但‘煤电西进’却使西部地区正在承受高污染和高水耗的煤电行业带来环境污染问题,且该问题将日益严重。西电东送虽然可以传输西部的煤电产能,却无法转移缓解或消除煤电发展对西部高水压力地区造成的水资源破坏。”

对此,袁家海解释说,“十三五”期间规划新建的2.2亿千瓦燃煤电厂中,有超过1亿千瓦的燃煤电厂位于高水压力区,其中9323万千瓦位于过度取水区,占规划新建燃煤电厂的42.4%。“这也就意味着新建燃煤电厂的规划政策并没有充分考虑水资源短缺的制约因素,承受高水压力的地区仍有大量的新增煤电装机。而这些新增煤电装机将进一步加重当前煤电行业承受的水资源压力。”袁家海表示,过度取水区域覆盖的省份中,新疆、山西、山东的新增装机量位列前三。此外,内蒙古和新疆有932万千瓦规划新建燃煤电厂位于干旱和低用水地区。该结果也进一步说明了“煤电西进”政策与中国水资源分布的巨大矛盾关系。

报告显示,2016年国内已运行燃煤电厂中,4.37亿千瓦的煤电装机量位于高水压力地区,占国内煤电装机量的47.8%,其总耗水量为25.73亿m3。2020年燃煤电厂将向高水压力地区进一步扩张,国内将有5.27亿千瓦煤电装机量位于高水压力地区,与2016年相比增加9000万千瓦,耗水量将超过22亿m3,占国内煤电预计总耗水量的六成。届时,国内将有17个省份,即新疆、天津、四川、山西、山东、陕西、宁夏、辽宁、吉林、江苏、内蒙古、湖北、河南、黑龙江、甘肃、安徽、福建的4.76亿千瓦煤电装机量将同时承受产能过剩压力和高水压力。

削减煤电装机会与经济发展相悖

为同时缓解煤电产能过剩和高水压力区煤电水耗问题,报告根据各省产能过剩情况、燃煤电厂水压力区分布以及燃煤电厂发电水耗率,提出了从*优节水角度出发,通过削减位于高水压力区的1.79亿千瓦煤电装机量来缓解煤电产能过剩问题的方案。即当2020年时国内煤电装机量为9.36亿千瓦,预计可以使2020年高水压力地区煤电耗水量较当前政策情景*多减少5亿m3,相当于2700万人一年的基本用水需求。

根据本报告的分析结果,针对煤电装机规模控制和分布规划报告组提出如下建议:**,建议有关部门在“十三五”期间进一步出台控制煤电装机规模的政策,并充分考虑煤电所在区域水资源限制因素。

**,建议停止审批和建设燃煤电厂,并根据各省产能过剩程度优先淘汰高水压力地区的燃煤电厂。

第三,建议根据燃煤电厂冷却方式和各省产能过剩程度,优先停止审批、建设并淘汰高水压力地区使用淡水冷却的燃煤电厂。

第四,针对高水压力地区余下燃煤电厂,建议在考虑电网安全的前提下,适当降低淡水冷却燃煤电厂的运行小时数。

不过,袁家海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高水压力地区正好对应西部的煤电基地省份或中东部的负荷大省,削减这些省份的煤电装机会与西部省份把煤炭资源转化为经济增长的发展诉求相悖,而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下中东部省份有很强的提高电力自给、以把电力供应和相应的投资贡献留在本省的动力。”

袁家海认为,要克服这一挑战,真正按照生态文明建设的总体要求以生态文明红线为约束优化发展,*根本的还是要切实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和对地方政府的政绩考核导向,并切实加大中央对落后地区财政转移支付的力度。

Copyright@ 2003-2020  上海辉博自动化仪表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1-62574656 18939848965  传真号码:021-52209750

售后服务备品备件专用电话:400-822-0862

         沪ICP备05017236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4099号